• 正在为官司发愁的注意:法宝律师为您解决法律问题,免去一切后顾之忧!
  •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常识 > 债权债务常识 >

    如何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这些情形才可以!

    先打官司后收费,顺利执行才收费

    打官司就是有风险,有时候花高价聘请了律师官司却打输了,为避免当事人既不花冤枉钱,又不担心打官司败诉的风险,法宝在线律师服务平台首创新的代理模式——由法宝基金为当事人打官司前全程垫付所有费用,包含诉讼费、律师费、执行费等等。案件不赢不收费,胜诉并顺利执行才收费。

    400-6160-111 立即咨询

    快速申请办理

    您的称呼 :
    手机号码 :
    案情简述 :

    分享:

    发布时间:2022-04-02 热度:

    在债务纠纷的执行程序中,如果被执行人是一家没有正常经营的公司,那在法院查无财产终本后申请执行人以后想再查到公司财产恢复执行可就难了,法院对公司采取的执行措施通常就是将公司列入失信名单,将公司和公司法定代表人一起限制高消费,在公司没有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对公司的执行措施几乎对公司难以产生实质性影响,虽然对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很多时候在执行程序启动前公司会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一个高龄农村老人,这样即使限制高消费也影响极小。
    如何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这些情形才可以!
    所以在遇到被执行人是公司法院终本的情况下,作为申请执行人的代理律师,通常都会通过查询公司工商内档了解股东出资情况,一旦发现有股东符合被追加为被执行人情形的,就会向执行法院提交追加申请书和证据材料,争取让案件起死回生。并不是每个公司股东都符合追加条件的,什么样的股东可以被追加?具体如下分析:
    情形一:A公司于2009年9月15日成立,注册资本150万元,其中股东黄某认缴120万元占股80%,股东张某认缴30万元占股20%,认缴出资期限均为2017年10月31日。2015年10月A公司因某案件被法院强制执行,申请人在申请执行同时提交追加股东黄某、张某为被执行人的申请。
     
    情形二:B公司于2005年6月10日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股东李某认缴50万元持股100%并已于公司成立时全部实缴到位,2013年1月5日公司将注册资本由50万变更为300万修改的公司章程明确增资的250万元股东李某应于2025年10月20日前缴清,2016年8月6日李某将40%股权转让给徐某,公司章程修改为:公司注册资本300万,李某认缴180万,徐某认缴120万,各股东应于2025年10月20日前缴清。2018年7月B公司因某案件被法院强制执行,2019年2月法院因查不到B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2019年5月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追加李某和徐某为该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
     
    情形三:C公司于2012年3月6日成立,注册资本600万元,股东刘某认缴360万元,股东谢某认缴80万元,认缴期限均为2014年5月20日,股东林某认缴160万元认缴期限为2030年9月25日,2017年3月2日刘某在没有任何实缴的情况下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崔某,2018年4月3日林某将全部股权转让给方某,2020年3月C公司因某案件被法院执行,后因查无C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裁定终本,申请执行人因此申请追加原始股东刘某、林某和现股东谢某、崔某、方某为被执行人。
     
    上述情形中,根据目前法律规定的追加条件,符合追加的股东有:
    情形一:股东黄某、张某都不符合追加条件;理由如下:在认缴出资期限尚未到期的情况下,如需追加应符合加速到期情形,而申请人申请追加时法院尚未穷尽执行措施并未确定无财产可供执行,因此不符合加速到期情形,该案申请人应在法院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后再申请才符合加速到期情形。
     
    情形二:李某和徐某均符合追加条件,李某应在未缴出资130万范围内、徐某应在未缴出资120万范围内对B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如下:虽增资部分的认缴出资期限尚未届满,但法院已穷尽执行措施仍查无B公司有可供执行财产,因此已符合加速到期予以追加条件。
     
    情形三:原始股东刘某与现股东谢某、崔某、方某均符合追加条件,而原始股东林某不符合追加条件;理由如下:原始股东刘某在认缴期限届满未出资的情况下即将股权转让,属于最高院关于追加变更规定第19条规定的“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情形,因此应当追加,而现股东谢某、崔某认缴期限已届满未出资理应当追加,现股东方某虽认缴期限未届满但符合加速到期情形,原始股东林某因在股权转让时出资期限未届满,其已在股权转让时一并将出资义务转让给方某,因此原始股东林某股权转让是合法转让,在退出出资关系后无需再对C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以上三种情形是目前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的情形,是法宝律师在办案中和检索大量案例的总结归纳,但因司法实践中具体案件千奇百怪,有些案件法官会审查的非常细审查原始股东转让股权的真实目的,比如股东虽认缴出资期限尚未届满即转让股权,但在转让股权时公司已负债的情况下转让给一个明显没有偿还能力的人有恶意转让逃避债务之嫌因此也可能被追加,具体还是得看具体法官的裁判思维。


    关闭窗口

    颠覆传统诉讼收费方式的全新变革,专注为您定制法律咨询服务

    立即咨询